1. <sub id="m7pwi"><dl id="m7pwi"></dl></sub>
        <menu id="m7pwi"></menu>
      <video id="m7pwi"></video>
    2. <source id="m7pwi"><mark id="m7pwi"></mark></source>

        <video id="m7pwi"></video>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泉州七中

      當前位置:泉州七中>> 課程中心>> 書香校園>>正文內容

      書香校園之“我讀小說”征文一等獎作品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23日 來源: 閱讀次數:

      高二讀書征文一等獎作品

      理想與底線

      ——讀《月亮與六便士》有感??

      高二13班 李少彬??? 指導老師:陳君平

      ??? 如果他試圖一步步地試探你的底線,你不介意把底線擺的更向前一些。

      ??? 作者首先將查理斯五花大綁,全副武裝,他是個可靠丈夫,是個親切爸爸,是朋友眼中的摯友,是同事,是個英國人,這些代表他的層層底線,愛情、親情、友情、國懷。村上春樹感慨:得到的過程即是失去的過程。

      ??? 失去也即是得到。

      ??? 他突破一層層底線,如同脫去一件件衣服,赤身裸體,走向原始野性的深林。小說里的那個“我”問他:“難道你不愛你的孩子們嗎”?他說:“我對他們沒有特殊感情”;“我”再問他:“難道你連愛情都不需要嗎”,他說:“愛情只會干擾我畫畫”。將底線突破,意味著理想接近,別人也許會同情他的窮困潦倒,他拿起畫筆時,卻覺得自己是一個君王。

      ??? 藝術家或許是理想主義者。

      ??? 心懷星空,不斷跳躍,渴望突破重力的束縛。像孩子般以為小手擋住陽光,就沒有太陽,閉上眼,就是深夜。覺得那是唱反調,當你滿于現狀,他蹦出來搗蛋,他永遠不滿足,永遠在路上。

      ??? 顯然,查理斯是其中的代表,他以為愛情只是欲望的副產品,甚至是犧牲品。他生活過程不免遭受正常的健康的生理需求,因此他可以犯下令戴爾克·施特略夫萬分悲痛的所謂奪妻之恨,奪妻這一底線,他毫無自恥之心地越過去,并且他將底線工具化,她只是他享樂的工具。他不免忒自私了,將感情全然不顧,生活只是他的臉一樣,狂放張揚,他是野獸。

      ??? 野獸尚還會在搏斗中悻悻而歸,查理斯不退,這點,野獸不比查理斯。但我見查理斯身上人味兒更重,理想是人性,突破底線是獸性,獸性是為人性所服務,人性為獸性所壓抑,查理斯視理想為一切,他是個獸人,本質上還是人。

      ??? 他的理想主義必定夾雜著個人狂熱,這興許是理想與底線的產物,至于他本人是人性與獸性的混合,每個人亦然,你必然要喜歡什么,或許談不上追求這一程度,也因為這樣你在三五天過后就拋棄,所以覺得查理斯不可理喻,作者只是將我們這點放大,將喜歡變為理想,將拋棄變為執著。

      ??? 這點顯然很聰明,將微小放大到塞滿整部小說,查理斯如此如此,所以作者這樣寫一點也不奇怪,怪誕,不會硬生生地擺出一副老學究的模樣,從而保證小說的情節可以不會太過戲劇化,也不會是一根水管直的嘩地流下來,而人物性格因此構造十分清晰,不會有漏洞。

      ??? 只是一種悲觀鎖住喉嚨,查理斯尚可如野獸,我們那有如此多的底線去突破,循著那咫尺天涯的夢,難道在如今的這種文明下化為猛獸,然后宣告:一切為了理想!

      ??? 為了理想,拋棄與你生活十幾年的妻子;為了理想,又找了個泄欲的情人。與天斗者,天亡之。查理斯這一與倫理不容之人,也意料之中地迎來他的不幸,逐漸地,我才將他明為與世俗抗爭的斗士。

      ??? 更是一種悲哀。

      ??? 或許已被底線束縛,卻渾然不知,甚至認為這樣才是舒服。已是被現實磨鈍的刀,砍不斷,所以逃避。所以認為突破底線者、勇于拔刀者不合綱常,不合倫理,硬是把他、她、他們給扼殺,被自己維護世界的熱情感動得五體投地,然后離理想更是遠了一步。現實中更是有無限這樣的我,把無限的突破底線者腰斬,把突破底線者的繼任者同化成我們,于是我們都是我們,雖有嘉肴,不愿啖食。

      ??? 勇于拔刀吧,諸君。

      ??? 可是誰又有如此死志面對世界?又有多少夢能夠圓滿?

      ?? ......

      ?? 夢還身前疑入夢,幾人憔悴幾人歸。

      ???? 《穆斯林的葬禮》——書評??????

      高二2班?? 吳仕弘??? 指導老師:祝雅茜

      ??? 一個穆斯林家族的傳奇事典,三代人的沉浮與共,愛苦糾織的凄美戀情,譜寫出一道由:梁亦清、韓子奇、梁君壁、梁冰玉、韓新月、楚雁潮等塑造的完美華章。他們在政治、宗教中掙扎,在思想感情和愛情的熏陶中沉浮,縹緲,帶領著我們以獨特的視角進入了一個從來沒有見過可愛又可恨的世界。

      月,皎白明亮,純潔明凈。玉,光滑圓潤,令人富貴。

      如訴如泣的吶喊,冰如刀攪的世界,愛恨情仇的交匯。死去的人往復在地獄與天界的縫隙,活著的人卻在現實與浪漫的墻縫中重生。紅顏的薄命,男子的癡情,都在這一界如地獄般的天堂中展開交戰,匯成了穆斯林的悲劇。

      韓子奇與妻妹梁冰玉的違背倫理的愛情,本身就是向穆斯林道德觀念和伊斯蘭婚姻制度的挑戰,暗示著回族上一代人曾試圖掙脫傳統的束縛,但他們失敗了,他們的愛情以悲劇告終。他們不倫愛情的結晶——韓新月,是回族青年一代的象征,她對她的漢族教師楚雁潮的那種可拋開傳統、不顧一切的愛,又是對穆斯林傳統的新的一輪的叛逆,寓示著回族青年一代又繼續在掙脫傳統的束縛,當然,這場愛情同樣以悲劇告終……

      新月的先天性心臟病是她的悲劇的重要根源。這先天性心臟病似乎又喻示著回族青年一代從血統中繼承來的傳統,這傳統注定了新月不可逃脫的悲劇性命運,新月最終被送進墳場,小說以此預示了回族青年一代未來的命運。

      社會的無形的條件下成形,人們卻又在成形的條件下痛不欲生。

      在宗教中對人生以及來未的困惑,這之間的流傳,只會如浮命般。渴望死去的心愛的人再次誕生,只是渴望著這一切稍縱即逝的虛擬給自己的生活添加著無形的色彩,愛情就只是被人類無疑當作是精神養料的東西,那是在現實社會中不允許存在的。

      宗教的純統,政治的鋒交。小說一再描繪,渲染的那種葬禮和墳場氣氛又時時揭示讀者:穆斯林已走人窮途末路。

      新月是伊斯蘭的象征,它象征著崇高、清凈和希望。可小說和其主人公的命運卻含有另一種深刻的寓意:"穆斯林的葬禮",埋葬的是"新月",直接道出小說的主題。

      作者想寫出回族與非回族之間的這樣一種跨民族跨信仰的愛情,然而受到當時時代的局限,作者也無法給出一個較為圓滿的解決方案,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以悲劇結尾。誠然,悲劇自有其力量,就如《泰坦尼克號》中的Jack與Rose,如果Jack不死去,我們很難想象富家小姐Rose與窮小子Jack在將來將如何繼續生活,這個故事也失去了其感染力,似乎失去的才是永恒的。事實上,通過對比可以發現,韓子奇與梁君璧以及梁冰玉,韓新月與楚雁潮之間的愛情糾葛與矛盾是有相似之處的,那就是都與穆斯林的教規相違背。而在韓子奇那一輩人中,作者安排梁冰玉遠走異國這樣的逃避的方式來結局,在韓新月這一輩中,作者安排了新月因病死去這一結局。

      可以說作者的立意是深刻的,她想寫愛情,寫夢想,寫命運,這些都是人類共通的主題。尤其是愛情,耐人尋味,宗教與愛情之間的地位如何安放?而我以為,就像我在前文中提到過的那樣,人首先是人,其次才是男人和女人,各種宗教各種民族的人,所謂的宗教的隔閡在人與人之間真摯的、熾熱的情感面前變得渺小。

      這本書圍繞穆斯林和玉展開故事情節,所有人物因對這兩個方面的追求或悲或喜,諸多的悲劇令我懷疑,是怪對信仰太執著?還是怪世態動蕩,個人太渺小,相對國家的命運,根本無力掙脫。我能理解穆斯林教徒一生傾其所有,只為到麥加朝覲,哪怕乞討著一路走過去,以成就其人生的輝煌時刻。他們內心只有安拉,在外人看,也許他們窮困潦倒,但是他們的精神世界很富有。對信仰絕對的虔誠,內心是平靜的、祥和的、坦然的。

        大多數的人是游離于信仰與現實之間的,所以造成許多精神上的苦痛,除了吐羅耶定,其他角色都是悲情的。信仰與現實之間的矛盾,處理不好,就會造成精神上的困擾。

      我認為,人活著只為體驗體現體驗是指,雖然人的結局都是一樣,但是活的過程千差萬別,體驗越多,過程越精彩,才不枉此生;體現是指個人價值的體現,體驗是自己的事,但是人畢竟是有思想、有精神的,在自我體驗的過程中,能夠盡自己的力量助人,影響環境、改變環境,造福更多的人,不圖流芳千古,只為造福子孫,推動人類文明的進程。這種體現可大可小,依個人的能力,盡力而為。

      2+2=4:自由的咆哮——讀《一九八四》有感?

      高二13班? 彭洪亮 指導老師:陳君平

      在粟樹咖啡館,空氣里彌漫著杜松子酒的膠臭味。不久,電幕傳來刺耳的喇叭聲:“非洲戰場勝利啦!”正當人們歡呼、狂喜的時候,一個蓬頭垢面、雙目無神的中年男子低下了他的頭顱,他的眼鏡哪怕在酒店的燈光下也顯得黯淡無光,隨即,留下兩顆淚珠,像是在昏暗的夜里的閃爍的兩點星光。沒過多久,他倏地笑了出來,狂笑不止。

      ……

      男子走在鋪了白瓷磚的走廊上歡快地漫步,臉上露出僵硬的笑容,眼里仿佛映出一個嘴唇上有一抹小胡子、眼神凌厲的中年男子。

      “砰!”

      男子被一顆子彈擊穿眉心。而他的鼻子兩旁,還掛著兩顆杜松子酒味的眼淚。

      歐洲,又少了個人。

      ……?????????????

      《一九八四》是英國左翼作家喬治·奧威爾的代表作,該作原定書名為《歐洲最后一個人》,在出版社編輯的建議下,更名為《一九八四》。該書講述的是具有自由、叛逆思想的外黨黨員溫斯頓在思想上反抗“老大哥”,并與同為外黨黨員的茱莉亞自由戀愛,卻被思想警察逮捕入獄,最終接受“改造”,愛上“老大哥”并被“蒸發”的黑暗故事。

      該書的寫作與作者個人的經歷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作者曾親身經歷過西班牙反法西斯戰爭,對于“自由”“民主”有著自己堅定的信仰。在目睹了德國納粹法西斯與蘇聯斯大林的個人專制獨裁后,作者手下的筆轉離對底層民眾生活的關照,轉向政治領域對于極權主義的批判,筆鋒直指政治對于思想的壓迫、毒害。有外媒評價:“世界上每有一人看奧威爾的作品,民主與自由便多了一份保障。”

      我懷揣著對這一作品的期待與尊敬,拜讀了這一部“自由的咆哮”。盡管自以為是做了充分的思想準備,我依然被其中情節的黑暗、冷漠驚得汗毛直立,坐立不安。“二加二等于五”對思想的摧殘與踐踏,更是叫人倒吸一口涼氣,哪怕在回溫的春日也仿佛置身寒冬。

      “自由即是奴役”“無知即是力量”“戰爭即是和平”,這是“黨”在文中大呼的口號,向所有人輸出它那荒謬而又病態的價值觀,這是對思想的第一層禁錮:灌輸。

      文中的無產者,多因為受教育水平低或者干脆沒有接受過教育,盲目聽從這樣的口號,不假思索。文中的孩童,自小接受所謂“愛國教育”“愛黨教育”,人性中的惡根性沒有被教育而收斂,反而幾乎是被完全的激發出來:暴虐、貪婪、狂怒,對于親情置若罔聞。這樣的價值觀輸出,將親情完全割裂。父母淪為自己骨肉二十四小時監視的對象,陷入恐慌與無奈,不敢在思想上有所抵抗。文中的外黨黨員柏森斯,將這三句口號視若箴言、奉為金科玉律,為了“黨”和“老大哥”甘心付出一切。而這樣的人還大有人在,他們基本已經完全喪失了自主的自由思想,把“黨”的宣言當做無上真理,全然一副“倀”的可悲、可恨又可憐的模樣。更為可怕的,是像書中奧伯良一樣的高級知識分子,也投入到“黨”的懷抱中,把他遠超常人的智慧與能力傾注在危機“黨”的恐怖統治里面,為虎作倀,助紂為虐。“自由即是奴役”,價值觀的輸出幾乎感染了所有的個體,湮滅人性,泯滅人格,奴役人的思想。

      顛覆真理、捏造歷史、篡改事實,這更是對思想的摧殘:銷毀。

      “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這是黨的另一個口號。主人公溫斯頓在所謂“真理部”工作,每天的“工作”就是修改曾經的報道、記載等一切史料,以保證人民的生活永遠“前進”,“老大哥”的預言永遠“正確”。用一個謊言去煙感另一個煌炎,在“現在”修改“過去”,讓“過去”符合“未來”,把“謊言”編織成“現實”——這是赤裸裸的篡改!偽造!蒙蔽!

      最令人震怒的,是“黨”的原則:不允許對現實的披露;不承認對真理的守護;不接受對史實的捍衛,如有以上行為,一律“蒸發”。“當我們與歐亞國為敵,我們從來就是和它為敵;當我們與東亞國為敵,我們從來就是和東亞國為敵,未曾改變。”;今天的內黨黨員,可能明天就變成叛國的恥辱:一切功績一把黃土;一切成就一片云煙;一切一切,淪為虛無。不斷地篡改歷史,修改“事實”,大范圍的造成思想混亂,循環往復,長久為之,便把思想混亂引向混沌,摧毀思考,已達到其真正的目的。“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踐踏歷史、顛覆真理、崩解事實,對任何“勇士”施以“極刑”,這是對思想的摧殘,對公良的蔑視與圮壞。

      “價值觀”和“歷史”雙重大棒,將自由的思想,靈動的理性打入“麻木”與“狂躁”,糟踐之,蝕滅之。

      《一九八四》中,作者借女主角茱莉亞之口道出“兩分鐘仇恨”的是指:欲望疏導與釋放,即對于長期欲望的壓抑,尤其是性壓抑,的轉移釋放。在《一九八四》的世界里,欲望——哪怕是人類最為基本、原石的欲求——是被禁止的。人類作為一種動物,感性是我們的天性。欲望的抒發是最為基本的精神甚至是生理上的需求,就如同狼嚎虎嘯一般。長期的壓抑必定會波及到人的特性:理性——暫時地讓人回歸到原始狀態下,無法進行理性的思考。書中“兩分鐘仇恨”里的人們如醉如狂,歇斯底里,最可怕的“不是有明文法例強迫你參加演出,而是那種令你身不由己的氣氛。只要你置身其中三十秒,無需任何借口,自然會感染上一中近乎癡狂的恐懼和復仇意念。”“每個人都會想觸電一樣,收到這個激昂情緒的左右,意志力完全松懈,變為面目猙獰、狂呼亂舞的瘋子。”在這種環境下被他人情感感染后,理性防線崩潰,并伴隨著感性壓抑不可抑制的、生理性的,向憤怒、仇恨這樣極端而躁動的情感轉化釋放。淪為原始的野獸,并在群體力量的裹挾下,幻覺性的對這種“欲望釋放”的感覺十分沉醉,不逐漸變得暴躁,在背離“理性”與“思想”的道路上漸行漸遠,一步步淪為對現實麻木,思想簡單的原始人,并表現出對“老大哥”的無限狂熱。

      另一方面,“黨”意圖廢止“舊話”,推行“新語”。“新語”在原來語言的基礎上,刪減大量詞匯,將音節減少,以達到減少人的思考量、使人的思想“簡單化”“麻木化”的目的。塞姆作為一名語言專家,卻熱衷于自己的工作:編撰《新語辭典》——刪減語言。最終的結果,便是詩、文、史,沒有一個人能夠看懂——再也沒有自由的思想和能夠站出來反對“黨”的人。

      哪怕是“歐洲最后一個人”,也無法逃避被“同化”的命運。

      溫斯頓作為一個思想自由的人,從寫日記傾訴不滿、不平,到提出“達到老大哥”;從畏畏縮縮,到大膽地與治理亞戀愛;從將信將疑,到奮不顧身的尋求加入反抗組織。他始終帶著屬于那個年代的自由的思想與回憶。似乎這個人身上的一切都在向我們昭示:

      希望正在到來。

      但,他早就是個“死”人了。

      內黨黨員奧伯良早早就盯上了他,他的一舉一動對于奧伯良而言,盡收眼底。他與茱莉亞自以為避人耳目的幽會,完全在思想警察查林頓的掌控之中。故事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思想犯罪不造致死亡,它本身就是死亡。”

      在一零一室中,溫斯頓飽受折磨:生理上被折騰得如同一灘爛泥,不成人樣;心理上,他的尊嚴被完全撕裂;他的愛情——自己一度認為是矢志不渝的愛情——在自己最恐懼事物:老鼠的恫嚇下,被溫斯頓自己背叛了;他的回憶,那個屬于自由年代的美好回憶,被他自己拋卻。甚至,他試圖去論證“黨”的理論的正確性,拋棄自己的佩劍:“自由就是能夠說: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接納了“黨”的屠刀:二加二等于五。

      最終,他愛上“老大哥”;最終,他喪失了思考與理智;最終,他不再是為了自由而咆哮:“無論多少遍,二加二等于四!”的那個斗士。

      最終,歐洲,又少了個人——最后一個人。

      ……

      政治自從人類脫身原始社會社會以來便伴隨我們走過歷史的長河,它固然重要——

      但是,誰人允許政治干涉思想的自由?

      即便是在原始社會,我們的祖先便明白結繩記事;我們的祖先就知道刻紋雕畫;我們的祖先就豎起了象征民族信仰的龍圖騰。

      哪怕是在原始社會,我們的祖先就告訴我們,人類是有思想的。

      智慧,讓我們人類從動物中脫穎而出;自由,引導著我們人類不斷追隨,不斷進步;思想,讓渺小的我們處在這一方蒼茫天地間感到無上榮耀。

      政治,不該染指自由的思想。

      人人生而思考,人人生而自由。

      即便是《一九八四》,自由與思想的光芒猶存,在一片吃人的黑暗中,泛出閃耀的星芒。

      即使是像塞姆一樣為了“工作”傾心竭力的人,也敢于說出真相。

      即使是像柏森斯一樣甘心為“黨”賣命的人,在潛意識里也高呼:“打倒老大哥!”。

      即使是被割裂了親情的母親,也會為自己的孩子伸出手臂,阻擋“死亡”。

      就算是無產者,“如果有希望,那一定存在于無產者身上。”

      這樣的人們,即使是在高壓殘酷的環境下,依然存在著智慧,存在著抗爭,存在著人性,存在著希望,存在著力量去咆哮:

      二加二等于四!!

      吃人的黑暗全部加在一起,也無法淹沒哪怕只是一星半點的火光。無論何其漫長的黑夜,也有著破曉的黎明。無論是何時何地,我們都要咆哮:

      自由!

      自由!!

      自由!!!

      《追風箏的人》有感——懦弱僅為托詞?

      高二1班? 楊沿? 指導老師:祝雅茜

      “我追”是對無數句“為你千千萬萬遍”的回應,是對一場遺憾的挽回,是對一場悲哀的結束,更是一場對自己靈魂的救贖。人性的救贖無疑是這本書的核心價值。

      ??? 人性的救贖更是自我救贖,挽回的是在小巷盡頭,面對哈桑受盡欺辱而死命保護風箏,卻袖手旁觀的我。懦弱實為懦弱。但,簡介中的“懦弱”一詞怎能全然成為造成遺憾的理由,造成悲哀的原因?的確,書中父親對阿米爾有如此的印象“每當那些鄰居的孩子欺負他,總是哈桑挺身而出,將他們擋回去。”阿米爾確為軟弱,但軟弱無能總歸是一種托詞罷了。

      ??? 而我認為更深的原因詮釋于阿米爾轉身離去的心理活動中。“說真的,我寧愿相信自己是出于軟弱,因為另外的答案,我逃跑的真正原因,是覺得阿塞夫說得對:這個世界沒有什么是免費的。為了贏回爸爸,也許哈桑只是必須付出的代價,是我必須宰割的羔羊。這是個公平的代價嗎?我還來不及抑止,答案就從意識中冒出來:他只是個哈扎拉人,不是嗎?”

      ??? 阿米爾未能挺身而出,在一方面,正如他心理活動中的,是為了“贏回爸爸”。

      ??? 早在第二章中,“疲倦而嚴厲”就是“我”內心對他的畫像。在阿米爾回憶童年時就有著他面對父親時種種復雜的心理活動,以及父親聽完他的話之后的反應。“爸爸不耐煩地嘆了一口氣,那又刺痛我了。”“我問爸爸這是不是真的,爸爸又哼了一聲。”“但我撒謊,說哈桑有事情要做。我要爸爸全屬我一人。”“你若愛他,也必定會怕他,甚或對他有些恨意。我不知道自己是該擁抱他呢,還是該害怕得從他膝蓋上跳下來。”甚至產生這樣的想法“我總覺得爸爸多少有點恨我。為什么不呢?畢竟,是我殺了他深愛著的妻子,他美麗的公主,不是嗎?”

      ??? 是的,阿米爾的父親是一個具有社會威望的正直的人,更是做了修建孤兒院的善事。但我認為他仍沒給阿米爾足夠的父愛,使阿米爾心中一直渴望父親的關懷,渴望太過熱烈,甚至于在重要時刻涌上心頭,蒙蔽雙眼,轉身而去,乃至懊悔不已。

      ??? 阿米爾造成遺憾的另一原因,“他只是個哈扎拉人不是嗎”,種族歧視在小阿米爾的心里根深蒂固,在阿米爾所處的生活環境中更是充斥著這樣的對話“是嗎?幸運的哈扎拉人,有這么關心他的主人。他的父親應該跪在你跟前,用睫毛掃去你靴子上的灰塵”。這些階級思想潛移默化地影響著阿米爾,甚至于竟會有個冰冷而陰暗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他懂得什么,這個哈扎拉文盲?他膽敢批評我?”實在令人痛惜哀哉。

      ??? 追根溯源,“戰爭把父親變成阿富汗的稀缺物品”,讓父親時刻警覺著一切變動,忽略了對孩子的關愛,連“孩子又不是圖畫練習冊,你不能光顧著要涂上自己喜歡的色彩”都需自己的朋友來提醒,使阿米爾心中有著莫大對父愛的渴望。

      ??? 而種族歧視更是戰爭的最大誘因。種族與宗教之間矛盾不斷,戰爭不斷。天空被黑暗籠罩,樹上飽滿而鮮紅的石榴,夕陽下濃烈的火燒云,映著遠處歪斜的十字架的墳冢。村落一座連著一座,如同被丟棄的玩具般,散落在巖石間;而那些殘破的泥屋和茅舍,無非是四根木柱,加上屋頂的破布。曾經的孤兒院和遠眺的山坡,是愁,是回不去的夢。生為哈扎依人,在那片國土就注定要任人唾棄和宰割,他們的種族被視為垃圾,不被認可,卻連真心也該被踐踏嗎?

      一只黃色的風箏,飛翔,旋轉,我俯視索拉博,他嘴角的一邊微微翹起。

      微笑。斜斜的。幾乎看不見。但就在那兒。

      讀罷,“為你千千萬萬遍”在腦中縈繞。我被阿米爾極具勇氣且又艱苦的“自我救贖”重重震撼,對阿米爾造成遺憾的原因的深深解析,對戰爭帶來的傷害的層層認識,內心變得沉重,卻又多一份對戰爭的痛恨和對和平的希冀。

      ????? 向死而生?????????????

      高二11班? 陳偉杰? 指導老師:吳錫芳

      少年去游蕩,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淺讀余華名作《活著》書評

      “尼采常常與哲學家們糾纏一個神秘的“眾劫回歸”觀:想象我們經歷過的事情,想象他們一次又一次地,象晴天、雨天,落幕又上映。這顛狂的幻念意味著什么?”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中如是說到。

      卻也慶幸人類無法忍受太多的真實,曾經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象影子一樣沒有分量,無論它是否美麗,是否崇高,是否難堪,都會湮沒于時間的尺度。不若這樣,背負著沉重的過往,日積月累,再強大的人也難免死于自重。

      《活著》所闡述的大概便是這么個理。里面說道人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任何東西所活著。福貴能夠一次又一次無助地看著身邊的人的死去,他得是有多大的心理承受力才能親手埋葬掉一個又一個的親人?

      福貴的最后回憶,平靜一如那個多少年來都沒甚變化的夕陽,恬淡的象我多少個下午盛好將喝未喝的白開水,它終究失了溫度,只剩下鏡片前的氤氳,福貴講起過去,一如我擦拭水汽般漫不經心地,就象實在講著別人的故事。

      我仍舊記得那個上午,帶著通宵達旦而紅腫的眼睛,我打算在睡前拿起這本書看看。不得不說《活著》是本不需要書簽的書,那有什么不忍卒讀,只有一口氣讀完后的空虛與難受。合上書頁,總感覺胸中悶得喘不過氣來,喉頭發酸,昏昏沉沉就想睡覺——有人說,《活著》是本只讀一遍的書,讀第二遍需要勇氣。我現在是認識到了。

      ??? 余華在冰冷中敘述殘酷是他的拿手好戲。他就象一個熟練而又蹩腳的編劇慢條斯理地將生活的殘酷本質和一簇又一簇的苦難讓一個人去承載一樣,《活著》用一種很平靜,甚至很緩慢的方式,用樸實平白的文字,把一個又一個的主人翁給寫死了,她們的死法各異,卻都詭異得很,我有不得不佩服余華的安排,生離死別本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同那句“最初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是因為不得不來;最終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是因為不得不走。”但這簡單甚至隨意的殺青方式卻著實讓人開始生起來人生無常,生命脆弱的感慨。

      ??? 余華用了種很高明的寫法——我也說不出道不清那是什么樣的戲法——讓我們難以用旁觀者的姿態去冷靜地看完故事,他們非得讓你帶入身份,感同身受,去難受一番,來場艱難的心路。

      我們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好像福貴是一個我認識了大半輩子的人,但有短暫的暖色時我們替他高興得很,只不過大半部悲劇接踵而至,窒息到快要不能呼吸。福貴可以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承收痛苦,用一片海去稀釋墨水。我們非得在一個上午之內去經歷他一輩子的苦難,用一瓶水去稀釋濃硫酸,灼燙得我心窩難受得慌。

      小說的主人公富貴有著對苦難很有承受力,他的一生經歷了自己的大起大落——起點是個富二代,又因賭博敗光產業,淪為農民的政治面貌,國共內戰,大躍進,大煉鋼,文革……他統統把這些二十世紀中葉中國的主線劇情全打了個遍。自己親人也偶有失而復得但卻最終一個個離他而去,直到最終他世界上的親人一個不剩的時候——從某種唯心上說,富貴是典型的克親友命,他只能無力地忍受親人的離去,孤獨地走完自己的一生。在送走了所有的親人后,福貴終于可以坦然而又平靜地去迎接自己人生的暮光。

      ??? 他只有那頭老黃牛作伴了,再也沒有什么牽掛了,已經是半只腳踏進棺材板的人兒了,有一天,隨時的一天,他也將無聲地倒下,同折騰自己大半輩子的命運道聲再見,村里的后輩們也會像當初他送走妻兒一樣送走這位陌生的奇怪的老人。《活著》感情基調是越走越下的,步子越邁越沉重的,但是到這個時候,我卻覺得格外輕松了,因為再也沒有什么主人翁可以在福貴面前死去了,只有一個平靜的老頭在對著莫不關己的故事娓娓道來.

      ??? 后來了解到了有一個詞叫做“向死而生”,放在這里太合適不過了。那有什么為什么而活著,就只有單純的為了活著而活著。這么個純粹的命題,竟惹多少人前仆后繼地投入其中。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隨下活著。這就叫向死而生。

      苦難的隨行、隨心以及隨性

      ??????????????????????? ——讀《活著》有感??

      ????????????????? ?高二17班? 毛一帆? 指導老師:陶志峰

      初讀之下,《活著》帶給人的第一印象是苦澀,一種揮之不去的哀愁,一種宛如臨刑般的壓抑與沉重。也就是作者筆下那看似平實的字眼,卻好似一把鋒利的刀,在內心的最深處剜開,我的心也隨著劇情的推進而慢慢剝落。

      深層次研讀下去,《活著》呈現給讀者的是黑色幽默背后的摯真淳樸,那里沒有血腥,沒有張揚,沒有咆哮,但是余華以其細膩的筆觸與巧妙的結構,在一潭死水中激發起陣陣波瀾,緊抓讀者的心,聽故事的人為了一探人物故事的結局而長久守候,甘愿為聽完這個故事從白天等到黑夜。

      苦難在余華的筆下信手拈來,苦難是一種人生的歷練,是生命的底色之一,在福貴平靜豁達的述說下,讀者能夠了解到老人看似灑脫的背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歷經了多少劫遇和苦難。

      ??? 往事一幕幕重回,因為嗜賭成性,讓原本家境闊綽的福貴陷入貧窮,父親的氣死,早已不滿的丈人,讓這個家支離破碎。后來家珍與有慶回歸家庭,但那希望總是存留太短。此外,戰爭的摧殘,母親的離世,女兒的殘疾,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擊了這個家庭。哪怕在稍微安穩點的日子里,生活的壓力又讓家珍被病痛纏身,甚至兒子有慶為救自己昔日戰友的老婆而死。好在鳳霞尚在,并托付給了善良淳樸的二喜,兩人還有了結晶。但這不是命運的寬容,而是另一次不懷好意的玩笑。女兒死于難產,家珍熬不過時間,二喜被水泥板壓死,而就算只剩下祖孫兩人相依為命,苦難也要帶去福貴最后的依托。

      悲情肯定不是余華在鋪陳福貴命運曲線要點染的絢麗顏色,在為他的遭遇感到悲痛的同時,我同樣也為他的堅強感到訝異,是什么東西支撐著他挨過這些足以吞噬一個人的苦難,并且自得的放聲高唱“皇帝找我做女婿,路遠迢迢我不去”呢?

      我想這大概是作者在這書中展現的溫情了。雖然《活著》帶給人的更多是悲苦,但作者筆下并不是只有看待社會百態的消極,更有對真善美的肯定。即使家道中落,母親的寬慰,妻子的包容,女兒的接受,也讓這個家繼續支撐下去,變成福貴努力奮斗的動力。即使是被抓去做壯丁,在被死亡籠罩的清冷環境下,因為他心中強烈的回家的信念也讓他堅持活了下來。即使是親眼看著身邊的人相繼死去,親手埋葬了他們的尸骨,也依然和一頭老牛活成了“老不死”。

      正是因為福貴體會到了愛,讓福貴在愛中看開了生活,一個家庭被命運侵蝕的同時,也給我們留下了淡淡的溫暖。母親一輩子過慣了富足的生活,卻為了兒子學著去做粗活;妻子也可以隨丈人回去,卻因為這個家脫下了旗袍,在病時也依然為這個家縫縫補補,直到連針也拿不起;鳳霞在最難養的年紀,吃了粗糧也不往外吐,即使變成殘疾也為這個家撐起了內外;有慶小小年紀,在把草喂羊和學校之間兩地跑,為了不讓自己的母親勞碌為他做鞋子,而脫下鞋子,在雪地上跑;苦根為了幫福貴減負,七歲跟著下地干活,為了早日讓雞變成牛,寧愿少買幾顆糖;以及家珍和福貴對春生的寬恕,這一幕幕都讓人深深地體會到了苦難中的溫暖,沉重下的希望。

      ??? 愛與相互扶持構筑了千年以來中國農村倫理傳承的核心要素,一代代人手挽著手,肩并著肩,共同抵御天寒地凍,古惑災年,以及世俗社會中的蔑視和凄涼。或許福貴之所以能平靜的講述自己的遭遇,也是因為他更愿意回憶一家人開心的場景,更是家人的愛讓獨自在世的福貴也不感覺寂寞。

      “活著就意味著接受差別,忍受苦難,又在苦難中尋找一片溫馨與寂寥,尋找一份安詳與豁達。”正如這位大家點評所訴,或許你不知道自己未來將要承受多少的負荷和重擔,能永存于你心中,亙古不變,支撐你前行的是那份溫馨,伴隨著你去尋找人生的意義與價值。

      時至今日,“活著不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這一出發點,可能是余華內心體味生活真諦,想訴求于讀者一起思考人生存在的形式和價值何在的這一類問題。福貴一家人的善良,樸實讓我們看到困境中人性的光輝。苦難雖是窮兇極惡,但人性的真善美卻永遠不會泯滅。即使最后結局如同福貴般悲慘,但要像福貴那般灑脫,堅定自己心中的美好品質,堅強的屹立于世間。

      sewuyue